可爱男孩沦为脑瘫终获赔偿

6

5年前,2岁的嘉嘉被确诊为脑瘫、癫痫。这个原本幸福快乐的家庭犹如遭受了晴天霹雳,瞬间,欢笑从这个家庭永远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叹息和不停地啜泣。瞬间,这个家似乎被乌云笼罩,而这一笼罩就是五年。嘉嘉的父母一直无法理解,无法明白,为什么本应可爱的孩子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应该咿呀学语的岁月被病魔侵蚀?为什么恰恰是自己的孩子?
  医疗事故,是一起医疗事故毁了嘉嘉的一生,也毁了这个家庭……

  孩子:为幸福家庭注入动力

  2004年10月26日,对于王女士夫妇来说,是一个值得庆贺和永生铭记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他们的孩子出世了。对于已经是高龄产妇的31岁的王女士来说,这个孩子将是家庭全部的希望,是家庭快乐的源泉。周先生是铁路职工,妻子是工厂工人,固定的工作、稳定的感情让他们太期待这个孩子了,而等这个孩子也已经好几年了,王女士和丈夫周先生属于晚婚晚育,对于孩子,他们也有着特殊的期待。
  当天凌晨6点左右,王女士因先兆临产被安排到医院准备待产,经过一系列临产检查,医院表示母子一切正常。然而,临产前,医院发现胎儿宫内窘迫,王女士和家属要求剖宫产,但医院否决了这个方案,医院使用了催产素,孩子出生时严重窒息,直至20分钟后才有呼吸。
  从妻子推进产房的那一刻开始,周先生就一直在外面焦躁地等着,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妻子还是没有出来,难道有什么问题?周先生不敢想,也不愿想。他和妻子是同龄,对于这个孩子,他们太期待了,他们想好了孩子的名字,整理了房间,一切都准备好了,只是等待着这个小家伙的到来,他们甚至想好了孩子要去哪个大学读书,以后做科学家还是工程师。周先生不停地巴望着产房门的玻璃,希望妻子能早一点出来。直到几个小时后,妻子虚弱地被护士推出了产房,被恭喜生了个男孩时,周先生才突然像被人从梦境拉回了现实。
  虽然觉得时间长了点,但看到憔悴的妻子和纤弱的儿子,周先生觉得此刻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有了孩子的家庭此刻变得很圆满,他们尽情地享受着人间最美好的天伦之乐。然而,一件可怕的事正在慢慢逼近。

  脑瘫,恐怖的噩耗

  嘉嘉1周岁时,原本应该会走的嘉嘉似乎不同于一般的孩子,原本骄傲的父母此时发现孩子似乎有些不同,嘉嘉走路很不稳,经常摔倒,而且四肢,特别是上肢明显不协调,左腿跛行,他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玩耍、跑步。嘉嘉说话也明显很滞后,对教了无数遍的爸爸妈妈还不能叫得很熟练。
  这一发现让嘉嘉的父母陷入了深深地惆怅,原本骄傲的父母不敢把孩子带到小区里玩耍,他们怕别人的眼光和言语,为什么1周岁了还不能正常走路?带着这样的疑惑和恐慌,他们将嘉嘉带到了北京儿童医院进行检查,检查后的结论让这对夫妇更加恐慌,嘉嘉被确定为精神运动发育迟滞,缺氧缺血型脑病后遗症。虽然对这些名词不明白,但他们知道这一定是件很糟糕的事情。
  当发现孩子异常后,嘉嘉的父母一直给嘉嘉进行治疗,他们跑遍了北京多家医院,然而病情不断被确诊,噩耗被一次次确认,2岁时,嘉嘉经过治疗,开始进行康复训练。3岁时,嘉嘉的父母第一次知道了脑瘫这个名词,这是他们在把嘉嘉带到一家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就诊时,被诊断为脑瘫、双足外翻畸形。2009年8月21日,嘉嘉5岁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诊断为脑瘫、癫痫。一次次地噩耗将这个本有一线希望的家庭彻底打进了谷底。
  就这样,几年间,王女士和丈夫奔波于京城的各大医院,然而一次次地希望变成了失望,最终只剩下绝望。原本还算宽裕的家庭为了孩子治病开始四处举债,原本完整幸福的三口之间此时已经支零破碎。
  王女士说,几年的治疗让他们已经入不敷出,而且这期间基本没有笑过一次,眼泪觉得都哭干了,这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
  在确诊为脑瘫、癫痫后,2009年11月,王女士和丈夫以嘉嘉为原告将当初分娩的医院告到了法院,要求医院赔偿医疗费、精神抚慰金约6.5万元,后续治疗费以实际发生为准。

  百万索赔 激烈庭审对抗

  王女士和丈夫认为正是因为分娩时医院的不当行为导致了嘉嘉的病情。于是,他们申请进行医疗鉴定,经过鉴定,确定嘉嘉构成三级乙等医疗事故,医方负主要责任。拿到鉴定结论的那一刻,王女士觉得一颗石头落地了。然而对于能否拿回赔偿,他们还是没有底。
  因为脑瘫,嘉嘉的人生从此被摧毁,他的后半生将伴随着不断地康复治疗,而这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已经再也无力承担高额的治疗费了。
  2011年3月7日,是本案开庭的日子,开庭时,王女士和丈夫再次提出变更诉讼请求的主张,他们要求将原本16万多元的残疾生活补助费增加到21万余元;原本10万余元的医疗费增加为11万余元,同时还要求了8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经过几次变更,最终他们提出的诉讼请求是115万元。
  法庭上,对于原告增加诉讼请求,院方提出要求答辩期,并称本案已经过诉讼时效,并一再指出原告的诉讼请求过高。
  经过反复协调和计算,双方都有调解的诚意,最终,医院方赔偿38万,原告也表示同意和认可,很快,嘉嘉的父母拿到了医院先期给付的10万元,余款将于今年六月底付清。